高同元:一个人带出一个产业

2018-11-20 09:00:21 161

 

初创时期的厂区。

 

创业时期的高同元。

 

如今的厂区。

 

如今的厂区全景图。

 

如今高大气派的厂房。

 

       河北共产党员网讯(记者董培升赵金火)直到1970年代,大城县既无资源优势,也无工业基础。高同元,这个普通农民却不断地创造出全县乃至全国的多个第一:从第一个保温材料经纪人到全县数万经纪人走向全国;又第一个办起了岩棉生产厂,带动全县形成保温材料产业。历经四十年的风风雨雨,由小到大,一步步发展成为国内研发、设计、生产制造、销售保温建材为主的大型节能环保骨干企业——“金威集团”,也使大城县成为享誉全国的保温材料之乡和中国最大的保温建材生产销售基地。

  改革引领,紧随时代的脚步

  今年78岁的高同元,1967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先后做过木匠、村支部副书记、民兵连长。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高同元敏锐地察觉到时代的变化,他决定辞去做了20年的村干部,下海经商。他在留各庄镇汽车站边搭个棚子,起名“茂福林”,专营日用百货。小卖部人气很旺,也为他赚了第一桶金,让他成为了当时少有的“万元户”。

  不久,他听说经销岩棉是个好门路。高同元亲自跑到北京、武汉的厂家深入了解,当即就把岩棉拉回留各庄。

  岩棉原材料弄回来了,怎么销售出去呢?一晃一个月多过去了,高同元很是费思量。他不仅一家家建筑工地跑,又找到国外和国内先进施工单位正过在使用岩棉作为保温材料的事例,汇集到一起。一周后,高同元转变策略,在县城的另一个工地向客户推销时,他从国家的政策和保温材料的未来发展趋势入手,随后又拿出剪辑成册的有关施工过程中运用的保温岩棉的事例,施工方的负责人听完讲解,又看了有关资料,不觉另眼相看,开始和高同元聊起来保温材料的未来发展趋势到质量的把关等话题,越聊越投缘,最后这位负责人破天荒地同高同元签订了用岩棉做保温材料的合同。

  功夫不负有心人,高同元终于成功销售了一单岩棉,虽然岩棉只卖出了一半,但成本已经收回来,还有赚头。一合计,比小卖部半年的收入还多。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实现了首单开门红后,紧接着,第二单,第三单生意接撞而至。他的出货量越来越大。有时候,一天来棉一百多吨,一出货就是十来个车皮。他每天早早地起来联系车辆送货、进货;联系人员跟车、结账;联系客户,记录所要的数量……一些乡亲们看到高同元红红火火的生意,想和他一起干,高同元爽快地说:“我正好需要人手呢,你们来吧。”高同元把自己总结的推销经验传授给他们。

  于是,从留各庄村到全镇,从大城县波及河间、任丘等地,逐渐出现了父带子、哥带弟弟、亲戚帮亲戚,带着全家的希望和对美好未来的憧憬,背起行囊。他们走出大城县,走出廊坊,走向了全国的岩棉市场。一个业务员说,他们见有烟筒的地方就进,有工地的地方就主动搭讪,怀里揣着家里亲友凑起来的百八十块钱,不怕磨破鞋底子,不怕别人说是碎嘴子。一单单生意雪片似的飞回大城,又把一车车岩棉转运到全国各地,一户户乡亲们靠销售岩棉走上了致富的道路。

  俗话说,人无我有,人有我精,人多我转。当人们还陶醉在四处跑经销,做旱涝保丰收的经纪人的时候,他开始思考自己办厂生产了。高同元在家里经过几次试验后,方式虽然简单些,但生产出来的岩棉不逊色于大型工厂产品。从此,大城县岩棉经纪人再也不用去外地进货,不但省去了进货时的奔波之苦,软软的岩棉换来真金白银,成为了大城人奔向小康的幸福之舟。

  市场需要什么,他就生产什么。有客户提出采购岩棉管,高同元便把不同型号的铁管、钢管做模具,把岩棉卷起来,然后进行粘合。盛夏季节,走进热烘烘的烘干室,里面的温度至少六七十度,进去时,每个人都要在头上蒙上一条湿毛巾,嘴里也要咬上湿东西,否则喘不过来气。岩棉管烤好了,再一根一根往外搬,刚出炉的岩棉管,每一根都烫手。每一个工序都是摸索着干,历经一次次失败,又一次次实验,终于试验成功,成为全国第一家生产岩棉管的乡镇企业。为此,高同元也瘦了好几斤。

  随着全国各地的业务量源源不断,高同元决定扩大生产,他把目光盯在留各庄桥头西边的深度十几米的大苇坑。他之所以选择没人要的深坑,是看到了此处交通便利,地面开阔,又远离居民区,也不影响村民的休息和生活。

  在大坑上建厂房谈何容易,挖土垫坑是个浩大工程。那个年代,几乎找不到挖掘机,高同元只能凭借一家人起早贪黑推着独轮小车,一车一车地往坑里填土。人多力量大,心恒难自少,他们把坑底的土挖起来,往上垫,直到填平压实为止。

  边填土,边建设,不长时间“五和号”岩棉厂正式开张。

  从此,隆隆的马达,滴滴的车笛,一个个新产品也在应用中一点点试制、完善起来的。高同元产品制订了质量达到100%;用户满意率达到100%的“双百”标准。1982年,“五和号”自主研发的“湿法岩棉管壳”工艺经国家相关部门批准,填补了中国建材领域的空白。

  此后,大城县的保温材料企业紧随“五和号”,一家家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到1989年,高同元又引进了大型岩棉、树脂棉、硅酸铝等工艺,极大推进当地经济发展。

  一个企业要想保持长久的生命力,就会不断地将产品引领市场的前沿。1993年,高同元了解到玻璃棉不仅能大幅度减少能源的消耗量,还能减少环境污染和温室效应。

  经人介绍,高同元将大连造船厂在外国船上拆下来的保温材料全部收购。没有专业生产设备和技术,高同元就土法上马,自己琢磨生产设备和技术细节。一个月后,第一批玻璃棉产品正式生产出来了。虽然产量不高,质量并不比流水线生产的差。

  高同元再一次成功了。玻璃棉再为他赚的了盆满钵满。其后,高同元更换成为最先进的玻璃棉生产流水线,进一步扩大了市场的占有率,创造了新的行业传奇,成为北方玻璃棉生产和销售的冠军。

  华丽蜕变,从乡镇企业到企业集团

  经过十几年发展,“五和号”的产品在北方保温材料行业牢牢占有了重要地位,“五和号”也因为发展需要更名为“金威”,生产经营范围也更广泛了,从过去的保温材料一项,扩大到化工、建材领域。此时,市场上有一种新型的橡胶保温材料正在走俏,利润非常可观。北方地区还没有此类企业,如果抢先发展,便是北方第一家。

  当听说江苏宜兴有一家橡塑保温材料厂后,高同元决定先去探探底,看看橡塑保温材料究竟好在哪里。

  由于金威与国内许多保温材料兄弟企业都有业务往来,彼此都比较熟,和对方说明来意后,对方爽快地答应下来。

  高家祖上是从江苏搬迁过来的,高同元从家族身世谈到南方的渊源,从事业的起步谈到橡胶保温材料的未来发展。一番交流之后,企业负责人已经和他如多年未见的老友,并极力邀请在宜兴建厂,共谋发展。2003年,高同元走出河北,将分厂建到了美丽的江南古城宜兴。同时,高同元在廊坊创业路的厂区,便建成了橡塑企业。

  十年后,高同元将厂子又迁回老家留各庄。在产品升级和生产上,他一直坚持发展“绿色”橡塑保温材料制品,从原材料准备、产品生产及使用及之后的处理问题,都最大限度地节约资源和减少对环境的危害,成为长江以北唯一一家只生产B1级橡塑保温材料生产制造商。

  任何变革图强的企业,都要历经凤凰涅盘的“思想阵痛”。经过多年的发展和积累,企业逐步有了实力。高同元决定做全国第一个吃螃蟹的个体企业,他下决心要建玻璃棉生产线。但经过预算,要完成项目至少要1.2亿元。

  1999年,1.2亿元对一个体企业是天文数字,许多朋友听说后,主动送来资金。多年后,朋友们提及说,高同元为人直爽、厚道,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都是他主动相帮,他有难处,我们也责无旁贷。

  当时,许多玻璃棉厂的生产设备都是引进的日本日东纺绩株式会社,这方面的技术中国还不掌握。资金虽然凑足了,但高同元为了节约资金,也为了不完全依赖进口产品,他聘请了安装玻璃棉生产线的工程师,尝试把生产线国产化。高同元按照自己所需产品的要求设计生产线图纸,找人加工,做一条中国人自己的生产线。

  经过一次次加工,实验,边干边摸索,一条国际一流的高端玻璃棉生产线诞生了,生产线的实验成功,不仅仅是全国第一个个体玻璃棉生产线,也是第一个自主研发生产的玻璃棉生产线。

  工程总投资达到了1.6亿元人民币,拥有两条目前国内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生产品种最齐全的全自动化玻璃棉流水生产线,年生产量18000吨。2000年,所属企业通过了ISO9001-2000质量体系认证,取得了国家建筑材料协会、中国建筑材料科学研究院、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学会颁发的荣誉证书,成为国家建筑材料、全国电力行业保温耐火材料定点生产企业。在北京奥运会的工程建设中,外方设计方的保温材料完全按照国外产品量身定制,国产保温材料想要打进去几乎没戏。几经努力,金威产品达到国外同类产品质量。此后,鸟巢、水立方北京新机场,高铁建设等国家重点工程建设项目,都有金威量身定制的高品质产品保驾护航。如今,金威集团的营销网络不仅遍布全国各地,还远销韩国、日本、蒙古、俄罗斯等多个亚欧国家和地区,年销售额约2亿元。

  不变初心,坚守诚信发展之道

  四十年的创业风雨,高同元的金威集团一年一个台阶在往上走,以生产依克隆玻璃棉,金威牌橡塑,汇德水处理三大系列商品为龙头,涉足岩棉、PEF等多个领域,合作伙伴遍布五湖四海,仅国字号打头的企业就有几十家。在金威集团大门的山水影壁后面,“质量第一、信誉第一”八个大字非常醒目。这几个字,不是为了迎接某种检查随意打出来的空洞标语口号,是金威的座右铭。

  “不讲诚信,企业就没法生存发展。”已经退休在家的高同元举例说,有一年离春节还有三两天,财务人员发现还欠南京岩棉厂十来万块钱。

  高同元信守“欠钱不过年”的传统道理,立即让会计开好支票,在寒风中一路颠簸,到南京时已经临近除夕了,他将支票交到对方的营销科长的手上时,对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个个体企业不远行程千里,在年前将欠款送来,接过支票,科长都不知道该怎样表达心情,只是一个劲地说:“真想不到,你们个人小企业还如此讲诚信。”

  还有一次,一河南客户提前将5万元订货款汇来,要求在一个月内送货。在生产过程中,原材料价格下降,高同元主动将差价让利给客户,有人觉得他行事未免迂阔。高同元说:“我讲究的长久合作,客户提前将订货款打过来,说明是客户信任咱。如果赚取了差价,以后客户就得考虑是否继续合作,这样才能使客户更加信任,从而会赢得更长期的合作”。

  高同元觉得这不算什么,他经常同几个子女讲:“咱们做生意不要只想着自己发财,个人挣再多的钱都不算什么,而让更多的人共同走上富裕之路,给当地乃至大城县做更多的贡献。”企业有一个比较贫困的工人,高同元真心想帮帮他,就把经营得有一定规模和人气的小卖部,转给了贫困的工人,让工人的媳妇去当女老板。

  四川人老刘跟着高同元风里来雨里去做了40年,如今一家人都在他的企业务工。他让孩子喊“叔”,善待如家里一般,还要金威给他养老送终。

  高同元做善事不求报答,他只求对得起的自己的良心。他在很深的水坑里救助过落水少年;帮助过邻镇一名素不相识的家境贫困的高中生顺利地读完大学;在寒冷的冬天,他为流浪汉送去棉大衣;于深秋的深夜,他将迷失街头的精神病患者带回家住宿,并亲自打探家庭住址,送回家;当听说村里修青留公路后,他第一个拿出三万元,表达自己的心意……这样的仁慈之心,慈善之事,他做过无数,许多事情他自己都忘记了,但很多被他救助过的人依然记得。

  改革开放初期,村里没有集体企业,修机井拿不出钱来,村干部找到高同元,他二话没说,出钱帮村里把机井修好,不误农时让大家都浇上地。后来,凡是村里有需要他的地方,高同元随叫随到,该出钱时出钱,该出力时出力。

  村里有一座年久失修的碧霞宫,在高同元的倡议下,村里集资重新扩建殿宇。当时,整个修建费用需要投资几百万元,高同元解囊出资50万元。同时,无偿提供《弟子规》等有关的国学文化书籍赠送给大家,为传播精神文明起到了一定作用。20多年来,高同元为大家做了多少事,捐助了多少钱,没有人能说清楚,他认为,人生的价值不是拥有多少金钱和富贵,而是切切实实地为身边的人做了多少有意义的事情,给予多少人启发,让多少人受益。

  自从1990年代起,大城县成为了全国最大保温建材产地,全县保温建材产业链上大大小小的企业最多时1400多家,目前,规模以上企业47家,其中年销售收入2亿元以上的有11家,已有122家企业通过河北省科技型中小企业认定,华美、神州、鑫美源、金威等6家骨干企业通过省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多次参与相关保温建材的国家标准制定,17家企业获得国家免检产品、河北省著名商标、著名产品等称号,固定资产约8000万元,成为享誉国内外的“中国绿色保温建材之都”。